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鑫股理财

解读股市行情,细看宏观经济

 
 
 

日志

 
 

宁波中百陷“徐翔事件”危机 管理层或将大洗牌  

2015-11-16 20:27:57|  分类: 每日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徐翔家族帝国的轰然倒塌,在A股市场一石激起千层浪,而宁波中百(600857)更是处在舆论的暴风眼。不到两年的时间,徐翔家族耗资数亿元,利用各种资本手段瞒天过海,安排亲信一步步进驻宁波中百,将它收入囊中,并让他的父亲徐柏良成功上位。曾经鲜为人知的工大首创(宁波中百前身),也因泽熙概念而红极一时,但现如今,又因“徐翔事件”而陷入危机。随着徐翔家族上演的资本游戏败露,在公司第一、二大股东股权被冻结的情况下,宁波中百的管理层会否出现变化,公司经营如何发展以及未来是否会迎来新的主人,一系列的问题都表明,宁波中百似乎正在面临着一场新的危机。

  借司法拍卖初入宁波中百

  宁波中百与徐翔搭上关系,还要从2014年初的一场股权司法拍卖说起。

  时任宁波中百第一大股东哈尔滨工业大学八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达集团”)因股权质押合同纠纷一案,使所持有上市公司15.69%的股权在2013年6月14日被法院冻结,随后在11月,原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龚东升因涉嫌虚报注册资本罪被云南省公安厅直属公安局拘留审查。正是这样一家问题公司,引起了徐翔家族的注意。

  由于被执行人八达集团在限期内未能履行金钱给付义务,所持有的股权被强制变卖,而接盘方正是徐翔的父亲徐柏良实际控制的上海泽添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泽添”)。

  2014年1月24日,八达集团与上海泽添签订了股票转让协议,徐柏良以双方商定的每股9.1元的价格,耗资约3.2亿元受让了原八达集团持有的宁波中百所有股权,并以15.69%的持股比例成为宁波中百的第二大股东。需要注意的是,在最初的权益变动书中,上海泽添称受让股票的目的是为了获得较好的股权投资收益,然而从后来逐步拿下上市公司控制权的结果来看,徐翔家族从起初就和市场说了谎。

  虽然此后在宁波中百大股东雅戈尔的不断减持下,上海泽添被动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但是由于在董事会话语权有限,且持股占比并不高,无法主导股东大会,所以上海泽添还并不是宁波中百的控股股东,2014年年报中,宁波中百也表示,公司暂无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也正是因为如此,徐翔家族开始谋划如何真正拿下宁波中百的控股股东地位。

  安排“马甲”暗中持股

  2014年7月17日晚间,宁波中百发布公告称,公司第二大股东雅戈尔与自然人竺仁宝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转让持有的剩余上市公司全部股权,占公司总股本的8.42%,转让总金额约2.27亿元,自然人竺仁宝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了资本市场。

  此前几乎在资本市场没有任何留名的竺仁宝突然拿出2.27亿元接盘雅戈尔成为宁波中百的二股东,而且从仅有的公开信息中可以看到,竺仁宝1942年生,接盘时已是72岁高龄,七旬老人携巨资入驻宁波中百在最开始就曾引起市场关注,而后来他的一系列举动更是充满了疑问。

  竺仁宝成为宁波中百第二大股东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罢免宁波中百原董事张淑惠,并提名邵昌成为公司董事,而前者就是带领着其他两名董事在董事会上一起公开反对泽熙派徐峻在担任公司董事长的同时兼任公司总经理的代表。刚成为宁波中百二股东的竺仁宝,在市场认为还未好好认识上市公司的经营方针和管理决策时,本着股权投资的意图却突然使出杀招,市场对此纷纷猜疑。

  戏剧性的是,就在市场纷纷猜测竺仁宝的用意时,他却在提交议案后不久又立刻表示撤销该议案,此后,竺仁宝便再无大动作,而此次闹剧也逐渐被淡忘。不过,随着近日竺仁宝的持股被公安部冻结,当初充满疑问的举动也似乎找到了答案,有业内人士认为,竺仁宝或许是徐翔家族在宁波中百中的一个“马甲”,目的是替徐翔家族持股而达到掌控大局的目的。

  费尽心机成功上位

  实际上,为了拿下宁波中百的控制权,徐翔家族还费了很多心机。在上海泽添披露权益变动书不到一个月,宁波中百原董事胡慷和曾令国集体提交了辞职报告,原因则是“为配合公司管理需要”。蹊跷的是,在同一天,上海泽添利用大股东的地位,一下提出了四份临时议案,其中一份是关于解除龚东升公司董事职务的提案,另外三个则是增补选举公司董事的提案。上海泽添推举的三位公司董事分别为徐峻、鲁勇志和史振伟,值得注意的是,这三个人均具有上海泽熙投资的背景,都曾经或者正在徐翔的公司工作。

  而在今年11月4日,宁波中百在就徐翔被查发布的说明公告中曾表示,“董事长徐峻和实际控制人徐柏良暂时无法取得联系”。由此可见,当初上海泽添提名的徐峻等人可谓是徐翔家族的心腹。而在随后召开的股东大会上,三人均成功进入公司董事会,这也为徐翔家族成功易主宁波中百埋下了伏笔。

  2015年4月15日,宁波中百完成董事会换届,宁波中百董事会九名董事席位中,除了黄炎水外,其他八人都和泽熙或者徐翔有关系,属于徐翔系,就连三位独董都在上市公司大恒科技中担任独董,而大恒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就是徐翔母亲郑素贞。值得注意的是,去年在董事会上投反对票的三名董事最终没有一人能留在现任董事会,而投弃权票的独董郭万达也在不久后主动辞职,而投赞同票的黄炎水留了下来。

  因为成功推荐当选董事超过上市公司董事会成员的一半,上海泽添被认定为宁波中百的控股股东,徐柏良成为宁波中百实际控制人。而上海泽添仅以不到16%的持股就成功掌控宁波中百,显然背后有竺仁宝这个二股东的鼎力支持。

  管理层或将大洗牌

  就在徐翔家族拿下宁波中百实控人地位从而借助这个平台可以进行一番资本运作时,徐翔被抓终止了所有幻想,而事件对宁波中百等徐翔概念股的影响则不仅仅局限于短期的股价下跌,对于公司未来经营上,或许也将出现一系列的影响。

  “宁波中百股东股权被冻结,目前还并没有表明冻结的原因,而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股东股权遭到冻结最坏的结果就是股东变更,可能会涉及到强制卖出等法定义务。”上海东方剑桥律师事务所律师吴立骏表示。

  而实际控制人的变更对于上市公司经营战略决策上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另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上海泽添和竺仁宝之间可能存在着一定的关系,但是却一直没有进行披露,这也被市场认为可能涉嫌违规代持,而这也可能对宁波中百产生一定的影响。

  “大股东和二股东有可能存在一致行动人关系,未披露一致行动人关系会涉嫌构成虚假陈述,但并不会影响持股的合法性。”上海杰赛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表示,“如果因为隐瞒一致行动人关系而导致该回避表决的股东大会决议或者董事会决议未回避表决,则相应决议的表决程序违法,决议效力存疑,其他不牵扯需要回避表决的决议效力并不受影响。”

  而从竺仁宝成为第二大股东以来,股东大会上并没有审议任何关于大股东上海泽添应该回避的议案,同时吴立骏也表示,股东因为涉嫌代持而未进行披露只是信息披露上的违规,对于股东大会上审议通过选举的董事并不会受到影响。

  “如果真的是涉嫌违规代持,最终处罚的应该是个人。”吴立骏表示,目前对于宁波中百来说,董事会成员基本上都是徐翔系,如果将来面临着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变更,公司现任董事会和管理层或又面临着洗牌。

  针对以上疑问,北京商报记者曾致电宁波中百证券事务代表,不过对方却表示,“短时间内公司不接受采访,因为有很多事情我们也不知道”。而当被问及公司是否提前就知道徐柏良与徐翔的关系时,对方回答称“公司也不知道”。同时,该证券代表还表示,宁波中百目前经营一切正常,相关信息一切以公告为准。

  评论这张
 
阅读(273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